那一年夏天,在賽納河畔遊蕩一兩天後,搭上由巴黎開往第戎的子彈列車,

一排三個座位的頭等車廂極為寬敞,椅套是朱紅色的,感覺很古典。窗外高低起伏的
丘陵綠野緩緩而下,脖子上繫著鈴噹的牛羊或臥或立或漫步,絲毫感覺不出列車正以
時速兩百五十公里往前奔馳。

同車廂的尚有十來個約小學一年級的學生和兩位二十多歲的老師,學生們規矩的坐在座位上,神情愉悅的低聲交談。其中一位似乎稍微智障的小男生,不時回過頭來觀望,
他的T恤上畫著他家的外貌以及聯絡電話。列車只在中途停了一、兩站,然後意外地在一大片果園旁停了下來,只見十來個學生和老師不慌不忙地揹起背包,魚貫地走下
列車,前後約十分鐘,子彈列車等他們已安全地離開,才又匆匆地奔往目的地。

詢問之下,原來這些學生要參加露營活動,當地無接駁車,因此他們向法國政府
申請中途下車,子彈列車特地為這十個學生在沒有站名的果園旁停車十分鐘。
大家都知道法國生產高科技的幻象戰機、協和號客機,也以非常軟性高品味的香水、
美食、名牌等聞名全球,但沒想到法國在保護兒童、弱勢族群上的道德水平,也另人
讚嘆! 法國真是個偉大的國家啊!

過去幾年,我在琉球遇見來自東京的小學畢業生,幾個人手牽著手漫步在滿天星光的太平洋邊;在英國卡地夫城堡,看到美國西部的初中畢業生,興致盎然地聆聽指導員解說牆上的典故;也在康橋河畔看到西班牙的中學生,奔放地猛划長木槳。他們的神情是那樣的愉悅爽朗,他們的舉止是那樣地充滿朝氣和信心,無時無刻地流露出「我們是國家未來的主人翁」。

四十多年前,當我還是小學生時,有一道作文題目:「兒童是國家未來的主人翁」,寫來洋洋灑灑,連自己也不知道是真是假。三十多年後,威權政治解體,人民更加自由了,但是我們的下一代寫到「兒童是國家未來的主人翁」,也是胡扯一通,自己騙自己呢!

在台灣每天早晨,小學旁的道路總有許多駕駛猛按著喇叭,催促斑馬線上緩緩而行的學生;校內施工中的區域,鮮少有安全的隔離,往往鐵釘玻璃碎片任意散落;許多
建築物更是缺乏安全的措施,好動的學生很可能從窗戶旁、柵欄邊掉落地上。幾年前,內人騎機車載著小女兒與小狗「影子」上學,在學校附近的十字路口被一位青年人撞倒在地,不但沒有人上前扶持,四周的喇叭聲此起彼落,尚有人理直氣壯地直指責:「連人都載不好,還載狗?」內人的加拿大籍朋友Denis聽了之後,喊了三次「I can't believe!」

小女兒小學畢業時興沖沖地參加畢業露營,可是她的喜悅只維持了一、兩個
小時,因為所謂「畢業露營」的第一天早上,康輔人員以軍隊手法不斷要求他們立正、稍習。國一時她又滿懷期待參加學校的墾丁文化之旅,這次更慘,用餐時只因同學多說了點話,全班被罰交互蹲跳。因此當她聽說國二時又有全校大露營,便已開始擔心,
這次會有什麼新的狀況?

內人的美籍英文老師Brad周遊列國博學多聞,每次一提到中華五千年文化,鄙夷之情溢於言表,內人問我Brad下次再貶低我們時,如何反擊?我只能悲傷地告訴她:我們沒有文化上傳統的美德,也沒有現在社會所需要的「誠實、正義感、同情心」,
我們聞名於世的是代表暴政與血腥的長城、秦俑與成吉思汗。如果有一天我們的自強號能在不知名的地方停車,讓一群天真無邪的小學生下車,那才是我們可以反擊Brad的時候吧!

 

創作者介紹

星夜的獨木舟

horngyihy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