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0907 (3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
那一年夏天,在賽納河畔遊蕩一兩天後,搭上由巴黎開往第戎的子彈列車,

一排三個座位的頭等車廂極為寬敞,椅套是朱紅色的,感覺很古典。窗外高低起伏的
丘陵綠野緩緩而下,脖子上繫著鈴噹的牛羊或臥或立或漫步,絲毫感覺不出列車正以
時速兩百五十公里往前奔馳。

horngyihy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 七十二年一月二十六日的小兒科望年會,我帶著intern輪流向呂鴻基主任敬酒(照片一)。

「林醫師,你乾杯,我隨意!」呂主任說。

「喝酒不分大小,呂主任也要乾!」我說。

「不不!我隨意就好!你乾杯!」呂主任手指著林醫師。

「林醫師,呂主任看不起你,所以不乾杯。」我說。

horngyihy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千江萬水我獨行─楊宏義醫師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聖功女中學生社團訪問稿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horngyihy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